周末腐败地

下午一点钟才起来,今天本来也没什么安排,算不上睡懒觉,毕竟昨晚四点钟才睡。

昨天(周六)公司写字楼的物业举办了一届羽毛球赛,七点钟就起来坐地铁来到侨城东,看来公司包的场地是华侨城锦绣花园的一个社区羽毛球馆,果然住着一群有钱人。我八点35到场,热个身,大概9点钟开始抽签,抽了个7号,也就是其他谁也抽到7号那就与我对打。运气太背了,一个估计有170斤的对手笑呵呵的站在我面前。人家力气大,专打我后场球,我手臂疼痛感还没恢复,被秒了。

剩下没事只给我司的人拍照了。哎,虽然我手机拍照效果一般,但也不差,pp拍出来噪点严重,不清晰。然后觉得反正现在也没事,物业方也没找到合适的裁判,我就顺口应了句“我来吧”,裁女单。额,场面有多和谐我就不讲了,双方是挽着手上场的。本以为完事了,结果,又要裁男单,裁复赛,最后决赛。当时我想现在空下这么多场地,好好练几个球,可大家都不愿意顶替我去裁。最后前三甲决赛,就我一个喊着,“13比11,这一局比赛结束”——决赛果然精彩,双方咬着分不放。因为是循环赛,按最后每人赢的局数定名次,三人打了七局。这还是我第一次当裁判呢。

回来时都12点多了,又困又累,一同事顺路就开车送我到了西乡。本以为可以冲个澡,睡四五个小时,结果,公司客户在投诉网站使用很慢,远程到公司找了一个小时原因没结果,还趴在桌上睡着了。(程序员节还出事情呢?)

等我醒来,室友几个约好了去民治聚餐,公司催命电话又打过来了,好在运维现在不止我一个,就让星星(我领导)去解决了。


真的很庆幸能有这么一群玩耍的朋友,我们七个是13年一同进TP的,离职只剩2个了,每次好久没约,就在群里吼一句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了。乔帮主说的对,平时工作压力大,到了这,咱们就吹牛逼,自黑,互相调侃。好家伙,一顿饭能从下午五点半吃到十点,然后转战楼上KTV。我向来不喜欢唱歌这样的场所,但去也就去了,大家都自己人,不会唱歌瞎吼也没事(雷军的Are you OK都有人点,我还怕什么),玩玩骰子也可以。

玩的真的很疯,但也很开心。几个人里面,有一对已经领证了,我们都看过他们的分分合合,在桌上听他吹自己的理想规划,心想结婚了就是不一样;另一个也是我理工同届了,经常一起开玩笑,他刚从TP离职去了一加;还有威哥,互相说对方做的饭不好吃;还有勤快的小明,善于自黑强哥,花痴文,正在创业的韦爷。

到凌晨1点半实在是困了,一晚上嗓子哑了,芥末也吃了,圆满了。打个优步回到家,看似还清醒,贫民窟的百万富翁,没5分钟我就睡着了,醒来就一点了。

晚上又去蹭原公司场地打球,不想宅家,提前把晚上的汤煲好——这样的周末过得才有意义。
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://seanlook.com/2015/10/25/weekends-badminton-ktv/